以高层内讧完全暴露!甘茨退出以色列战时内阁,内塔尼亚胡发声挽留

[复制链接]
查看26 | 回复0 | 前天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俄罗斯
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驻埃及特派记者 黄培昭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任重 柳玉鹏】当地时间9日晚,以色列主要反对党国家团结党领导人甘茨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退出战时内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这对以总理内塔尼亚胡来说是一个沉重打击。去年10月,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袭击以色列后的4天,由内塔尼亚胡、以防长加兰特、甘茨组成的战时内阁成立,他们负责对作战事宜进行决策。如今,冲突之初所展现的内部团结似乎出现了无法弥合的裂痕。《纽约时报》说,这暴露出以色列领导层对战争的未来及其后果存在分歧。尽管甘茨的退出不会对内塔尼亚胡执政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但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当初甘茨的加入有助于稳定内塔尼亚胡政府,而且在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眼中,这位以色列前防长能起到“缓和的作用”,如今,他的退出或将增加内塔尼亚胡面临的国内外压力。



甘茨呼吁提前举行议会选举

“内塔尼亚胡正阻止我们(在加沙)取得真正的胜利。”甘茨9日说,自己之所以在新一轮巴以冲突开始8个月后才选择退出战时内阁,是因为国家及决策层的状况发生了变化。据CNN报道,他指责内塔尼亚胡将个人政治考量置于加沙地带的战后政策之上,声称“重大的战略决策遭遇了犹豫和拖延”。甘茨说,应在今年秋天提前举行议会选举,“我呼吁内塔尼亚胡:确定一个协商好的选举日期,不要让我们的人民走向分裂”。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称,同一天,与甘茨同属一个政党的埃森科特也宣布不再担任战时内阁观察员。

甘茨的决定履行了他上个月对内塔尼亚胡发出的最后通牒。当时,他要求后者递交一份包含消灭哈马斯、被扣押人员获释、在加沙地带建立替代哈马斯的治理机构等内容的方案。内塔尼亚胡随后表示拒绝。

9日,内塔尼亚胡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希望甘茨继续留任。他说,以色列“正在多条战线上陷入生死战”,现在不是放弃行动而是团结起来的时候。
据CNN报道,以色列前外交官平卡斯在当地媒体撰文说,甘茨当初加入是想要平衡极右翼势力对决策的影响,“他认为,自己是政府里负责任的成年人”。美联社说,在冲突之初,甘茨成为战时内阁成员展示了以色列的内部团结,并提升了以方在国际伙伴中的信誉。甘茨与美国官员有着良好的工作关系。平卡斯认为,随着战争持续,来自以色列北部流离失所的人们无法返回家乡、人质仍被扣押,甘茨可能意识到,若自己继续留在战时内阁,那么他将损失民心。“与总理的立场越一致,他越两边不讨好。右翼分子将回归自己的阵营,中间派将寻求其他选择。”

甘茨在以色列政坛属于中左翼阵营,与内塔尼亚胡本是政治对手。CNN说,甘茨的支持率经常超过内塔尼亚胡,以色列《晚祷报》近日公布的民调显示,两人的支持率分别为42%和34%。

战时内阁将被解散?

“拉皮德欢呼,利伯曼认为‘太迟了’;极右翼领导人争夺战时内阁的位置;加兰特沉默。”对于甘茨退出战时内阁在以政坛引发的反应,《以色列时报》10日这样总结。以防长加兰特是战时内阁“三人组”另一名成员,他也曾公开质疑内塔尼亚胡的加沙战后计划。美联社说,甘茨在9日的讲话中呼吁加兰特“做正确的事情”,同样退出战时内阁。后者尚未发表评论。

据《以色列时报》报道,以色列反对党“拥有未来”党领导人、前总理拉皮德称赞甘茨的决定是“重要且正确的”,另一个反对党“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领导人利伯曼的反应相对冷淡,称“迟来总比不来好”。来自极右翼政党的以国家安全部长本-格维尔则立即致信内塔尼亚胡称,是时候让那些对如今人们所接受的错误观点提出警告的部长加入了,他要求加入这一关键决策机制。另一名极右翼政党领导人、财政部长斯莫特里赫似乎也在争取战时内阁的位置。他9日发表声明说,当初甘茨加入后,自己“同意让位,不参与战争决策”,“自那以后,我支持了不少自己并不赞同的决策”。

《晚祷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甘茨和埃森科特的退出将促使内塔尼亚胡解散战时内阁。美联社则说,由于甘茨所在政党并不属于执政联盟,因此他的退出并不会给内塔尼亚胡政府带来直接危险。但这可能导致以色列领导人更加依赖极右翼盟友。《纽约时报》引述分析人士的观点说,甘茨的决定将使得内塔尼亚胡政府中的温和派声音被排除在外,这也可能降低达成释放被扣押人员协议的概率。

“救了4名人质,274人死于袭击”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以色列研究教授瓦克斯曼告诉半岛电视台,随着甘茨退出战时内阁,以总理面临的政治压力或将增加,无论是在国内还是海外。就在8日,以色列在加沙地带中部努赛赖特难民营实施了一次引发巨大争议的特种作战行动。“以方的一次行动救了4名人质、杀了大量巴勒斯坦人。”CNN报道说,根据加沙相关部门发布的消息,有274人死于以色列的这场袭击,700多人受伤。以色列国防军则称,其估算的死伤人数“小于100”。

“在加沙发生的‘大屠杀’引发愤怒。”英国《卫报》9日报道说,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在社交平台上表达了“最强烈谴责”,但他同时对人质获释表示欢迎。土耳其外交部在声明中用“野蛮”形容以色列的这一做法。伊朗外交部说,巴勒斯坦平民惨遭杀害“是美欧武器不断流入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军火库的结果”。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美方正在了解多少人在以色列的这次行动中丧生,“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确定(死亡人数)”。半岛电视台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西方的反应再次显示出“双重标准”,这场袭击可能也会重启关于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不同生命价值的广泛讨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